title
您的位置:首页  学生活动
认识你自己丨朱国华老师致辞

发布时间:2018-09-17  浏览次数: 次

 

其实我不喜欢这样的方式来做迎新致辞。这样的致辞太正式,同时也太抽象,对你们来说太遥远。我想起的是杜克大学文学系举办的迎新活动,他们包租了一栋别墅,设置了一个提供水果和食品的流水席,邀请全系的师生参加,从中午一直到晚上。这样的迎新仪式可以提供一次新生与老师们平等交流的自由随意的机会。我一直想效仿,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条件,因为我们人太多,而且八项规定恐怕也不会支持我的想法。

虽然刚才几位老师已经表达了对诸位的欢迎之意,我还是再一次诚挚地欢迎大家加入到华东师大大家庭!进入或者重新进入这所学校,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本科四年,硕士三年,博士至少四年,在这个不算特别长也不算很短的时间段里,我认为大家不妨先定一个具体的小目标,也就是说,解决一个困扰我们的问题。我们知道,康德的哲学事业主要回答了一个总问题:即人是什么。这个问题分成三个问题:我们能够知道什么?《纯粹理性批判》就是对此问题的回答;我们应该怎么行动?这就是《实践理性批判》;我们应该期待什么?这是《判断力批判》。我希望诸位也依照此发问方式来询问自己:我是谁?我这里将这个问题浅薄化;在大学里认识你自己,就意味着第一,你要了解自己的能力,兴趣,梦想;第二,如果了解到自己的秉性,那就该有目的有步骤地行动了,这个不需要多说了;第三,你应该期待什么,你的终极寄托是什么,这个你们是共青团员的时候可能就明白了。当然,我们这个国家信教自由,所以,我尽管希望你们跟我一样,信仰马克思主义,但是你们是佛教徒啥的,也是得到允许的。这后面两方面我们就不展开了,现在重点说第一,就是我们如何发现自己,了解自己。

当然,彻底认识自己大概是不可能的,我是在相当日常意义上很具体地因而也非常肤浅地讨论这个问题:我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是否有与之匹配的能力能够成为这样的人?我的意思显然是,这两者要统一。比如,你想要做日本天皇,或者美国总统,这样的憧憬就没有多大现实意义,当然你要是想做某个美国总统的爹,这还是有抽象的可能性的。我们要根据自己的客观可能性,根据自己拥有的某种能力或者潜能,来调节自己的主观期待。这个过程,对许多人来说可能不费吹灰之力。我自己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知道我喜欢做教师,觉得做老师啥都知道,很威风。后来发现自己也能够从事教师工作。我们都知道比尔盖茨在大学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的天赋,于是就辍学了。但是有的人可能要寻找很久才发现自己的本性是什么。美国剧作家尤金·奥尼尔的戏剧作品《天边外》描写了一个悲剧。剧中弟弟罗伯特和哥哥安朱都喜欢上邻居姑娘露丝。罗伯特从小渴望做个海员,浪迹天涯,但当得知露丝竟然对他有所表白的时候,他立即放弃了出海的机会,与露丝筑就爱巢,留在乡村。倒霉的安朱,深受打击,临时决定代替弟弟扬帆出海。几年以后,罗伯特在贫困潦倒中死去,而露丝对他也心灰意冷。安朱发财后,一改老实本分的本性,最后也一败涂地。这三个人,都是失败之后,才对自己有了比较正确的认识,盖棺论定,这是很悲催的事。

对自己的可能性的认识,不要人云亦云,追赶潮流。我年轻时赶上了整个国家的改革开放与经济转型,好像遍地都是发财的机会,但我没行动,也并不后悔,觉得自己究竟是读书人。上个世纪我在一所工科大学做语文老师,曾经用如皋普通话草菅人命地教一批日本孩子学汉语。我要求他们各言其志,结果答案五花八门,有的要做教授,有的要做公务员,有的要做木匠,还有一位说她就想嫁人,就是没一个想做老板的。我觉得他们保持着内心的纯洁,是特别可贵的。

我们应该诚实地面对自己,倾听自己的声音,不在乎外界的议论,勇敢地行动。按照庄子的理论,水是往下流的,树是往上长的,万物应该各适其性才能无待于外物,也就是获得自由。行行出状元,任何行当只要适合你的性情和能力,都是值得你努力的。这样的自我反思和自我设计,不仅仅对你人生的长期规划有效,而且对你度过这几年大学生涯也有效。在我们阅读、写作和思考中,我们可能觉得做文艺理论比做现当代文学能够让我们产生更大的愉悦,甚至,我们可能会觉得史学研究比文学研究更有意思,更能让自己的才能发挥,从而改变自己当初的选择,这也是极好的事情。我的同事王峰老师有两个学生转去了哲学系读博士,我有个指导的本科生现在研究的是史学,做得也很有成就,他们可能就发现了自己的能力特点。

将自己的客观可能性设定为理性选择的根据,并用来调适自己的主观期待,如果诸位认为这个看法过于庸俗实际,充满决定论与功利主义色彩,那可能是因为我没说清我的意思。我的重点是:发现你自己,认识你自己,用自己跨越固有边界的行动,用你的激情和想象打开属于你自己的世界,了解自己还有哪些不曾意识到的可能性,并作为砥砺前行的动力。你们不同于我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你们青春年少,是可以犯错误的,当然,是原则上可以原谅的错误。通过了解错误之为错误,那被排除出错误之外的东西,可能就是某种有生命力的、通向未来的新的自我。你们有权不断重新定义你们的自性疆界。

最后,祝愿诸位在此读书期间,发现一个崭新的自我!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