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速递
经典阅读|“生态主义、人类纪与全球史视野——《瘟疫与人》导读”线上讲座顺利举行

发布时间:2020-05-19  浏览次数: 次

 

 

        2020年5月13日下午2点,由华东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学生工作部主办、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承办的“华东师范大学2020年经典阅读书目云分享”系列讲座于腾讯会议线上平台顺利进行。本次讲座的主题是“生态主义、人类纪与全球史视野——《瘟疫与人》导读”,主讲人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罗岗教授。本次讲座吸引到校内外文学爱好者300余人,由中文系党委副书记徐燕婷主持。


       作为“经典阅读”主题活动的特色讲座,罗岗教授认为该书切合当下“新冠”疫情之题,以期启发读者关注人类命运、关注现实的生命意义。讲座伊始,罗岗教授分别从作者生平、版本译介、学术影响等角度拓展本书的背景知识,帮助读者更好地走进文本阅读。罗岗教授指出,随着新文化史研究的兴起,疾病史越来越受到学界的关注,《瘟疫与人》正是这方面一部奠基性的作品,它的核心主题在于对进步主义的反思。此次导读将围绕三个关键词——生态主义、人类纪与全球史视野——展开,这三个词提供了理解这本书的框架。

 

《瘟疫与人》各版本



       首先,罗岗老师提醒大家,作者麦克尼尔是一位对全球史研究有着自觉意识的学者,所以阅读时要注意本书所采用的全球史视野。全球史研究区别于国别史与世界史研究,后两者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叙述单位,基于18、19世纪西方进行全球扩张后,世界所形成的以西方民族国家为基本单位的历史。因而全球史研究不仅要超越民族国家的范畴,更包含超越西方中心主义甚至人类中心主义的诉求。在这样一种史学视野下,麦克尼尔以全人类历史为纲,试图对镶嵌在生态过程中的人类社会进行一种结构性的把握。

 

关于作者麦克尼尔

 


       随后,罗岗老师概述了各章内容,并着重阐释了麦克尼尔在书中提出的两个观念:“微寄生”和“巨寄生”。“微寄生”泛指各种侵害人体的致病微生物,“巨寄生”为人类能够开展战斗、抢劫和收税等活动的天敌,包括各种大型动物和其他族群或阶级,而主要为其他族群或阶级,比如征服者、统治者等。在生态主义的观念中,人类大部分的生命处在一种介于“病菌的微寄生”和“大型天敌的巨寄生”之间的危险平衡之中,其中,采用传染病方式的微寄生和采用军事行动的巨寄生之间存在着相似性。罗岗老师指出,麦克尼尔从生态主义的视野重新看待瘟疫与人的关系,表明人类并不是地球的主人,而是镶嵌在地球生态过程之中,“微寄生”与人类宿主之间依靠着生物的自然调节能力维持着一种均衡关系,人类不可能真正消除微生物,由此破除了人类中心主义的傲慢。紧接着,罗岗老师以血吸虫病为例讲述了巨寄生与微寄生互动的过程,并对麦克尼尔关于“人类进步”的反思进行了总结:威廉·麦克尼尔概述了过去几千年间人类遭受微生物攻击的原因。他认为人类历史上的每一场灾难性流行病都是人类进步造成的啼笑皆非的后果。麦克尼尔警告说:人类改进命运的同时,也就加大了自己面对疾病的软弱性。人类永远难以逃脱生态系统的局限,不管高兴与否,人类都处在食物链之中,吃也被吃,这是一个共病的时代。

 

人类纪、种植纪或资本纪

 


       最后,罗岗老师将讲座话题延伸到第三个关键词:“人类纪”(Anthropocene)或者说种植纪(Plantationocene) 、资本纪(Capitalocene)。简单来说,人类纪指的是人类作为一种物种对地球产生的影响。在介绍了学界关于人类纪的不同观点后,罗岗老师引出了学界关于“人类纪”还是“资本纪”的论争。论争的核心在于思考人类现在所面临的生态危机是人类中心的问题还是资本主义的问题?罗岗老师介绍了杰森·摩尔在《生命网络中的资本主义》一书中的观点,摩尔指出“人类纪”概念存在笼统化、简约化的问题,把作为物种的人类当成同一个罪魁祸首是一种中产阶级的普遍主义看法,它抹煞了人类之内的等级和冲突以及更为具体的行为者如资本与帝国。同时,这还可能引来另一种历史简约主义,即把技术或人口的增长解释为历史变化的动力。摩尔强调,资本并不是外在于生态系统的经济推动力,而是一种组构自然的方式乃至一套生态体制。此外,罗岗老师还援引了《慢暴力与穷人的环境主义》一书中的观点,指出新自由主义时代的生态暴力是一种新的“慢暴力”,它在伤害的同时会转移和延宕对伤害结果的展现。这是一种把伤害的结果在空间上移置到他处的暴力,比如移置到更无助更贫穷的地区;它也是那种可以在时间上推迟结果的到来的暴力,它引起毁灭性的质变直到一段时间以后才会出现。由此,第三世界的很多人群成为了“不被想象的共同体”,他们在国家前行的过程中被人们有意地忽视,排除在国家的宏大叙事之外。在此意义上,罗岗老师认为使用“资本纪”(Age of capital)这一概念来接替“人类纪”(Age of men),更能确切地锁定全球生态问题的根源所在。

 

同学们积极参与



       讲座的最后,罗岗老师重又谈及《瘟疫与人》之全球史视野的重要意义与影响,并为听众们列出相关拓展书单以供更深入的研究。本场讲座紧扣时事,发人深省,在线会议座无虚席,反响热烈,最终取得圆满成功。

 

 


我来说两句